扑倒萌神小狐仙第4章 蟠桃大会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频道:话题作文 标签:扑倒萌神小狐仙第4章蟠桃大会 时间:2020年09月21日 浏览:25次 评论:0条
扑倒萌神小狐仙第4章 蟠桃大会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第1张

扑倒萌神小狐仙

桑芷凤君浚束小说叫什么?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小编推荐扑倒萌神小狐仙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桑芷叉腰伫立在青色的草丛中,注视着不远处的小茅屋。此时正是春意盎然的三月初,清晨的乡间小镇被笼在薄薄的白雾中。

蟠桃会当日,天宫云雾蔼蔼,众仙齐聚,说不出的热闹非凡。

玉帝与众仙共捧流光杯庆祝,王母娘娘亦特派仙娥们分发蟠桃。虽说今年的仙桃,呃~酸是酸了点,但蟠桃不比其他桃子,一来延年益寿助长修为,二来是王母娘娘亲自种的桃子,谁也不敢驳了她老人家的好意,接过蟠桃都是笑语盈盈,啃着酸桃子还不敢瘪嘴,一个劲儿地称赞“美啊美”。

可偶尔,也有那么两三个不识相的。

仙娥将蟠桃派发到浚束凤君玉阶座前时,浚束却赫然起身,端步到台前拂袖福身:“请娘娘降罪,这蟠桃浚束不敢受!”

见状,玉帝和王母面面相觑,皆伸颈去看,便见九洲统领御使——浚束凤君临风而立,说不出的俊朗飘逸,两人又颇有默契地噤声了。

说到这浚束,一直都是玉帝的一个心结。话说仙族统一三界,龙凤两族皆立下犬马功劳。玉帝感而恩之,将凤神浚渊与神龙紫泽皆封为上古神兽,赐无隙碧树与龙谷为两族领地。

但不知是否八字不合,龙凤两族时有摩擦发生,千年前,更险些大动干戈。原道,凤凰五行属火,被视为阳,代表雄性;而龙五行属水,被视为阴,代表雌性。但凡间人类却觉龙的秉性外形更霸气张扬,以其代表帝王形象,凤凰却位居后的形象,更是大改龙为阳,凤为阴。

凡人无知,本是小事一桩,凤神却是小气猜疑出了名的君帝,为此大动肝火,怀疑龙族私下与凡人交好,这才颠倒阴阳。玉帝好说歹说,终劝得两族言和,凤神浚渊却盛火难消,拂袖直言,绝不会再福泽凡人,而原本由凤族掌管的凡间御使也就空缺下来。

凡间御使,即统管九洲的土地神,与类似灶神苏吉利、厕神紫姑、痘神张帅这样的地方小仙打交道。主要职责即保佑凡间,统领各方土地神。凤族丢下如此烂摊子,玉帝无奈,命龙族二子睚眦掌管。

几百年来风调雨顺,就在玉帝以为此事告一段落时,睚眦却因种种缘由,被贬入凡间,回家娶老婆生孩子去了。凡间御使一职再次空缺,玉帝急得团团转,王母娘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又使了些计谋凤神浚渊这才终于答应,让自己儿子担任此职。

谁料浚束一入天宫却道,“要我做凡间御使可以,让睚眦打败我即可。”

玉帝闻言,便知浚束其心歹毒。这凡间御使一职听起来风光无限,却是个实打实的苦差事。除了要时常协助各方土地神打理凡间事务,更要时时防范邻近小妖小怪来犯,东家长西家短:一会儿这方土地神嚷着要提前退休,那方土地神哭诉被附近小妖欺负,那头土地神又抱怨自己分配的地方瘟疫不断,连个供品都没有……

正是如此,龙凤两族才你推我攘,皆不愿接下这门苦差事。眼下凤神假意答应,却言明要儿子与早已修为灵力尽失的凡人睚眦比试,还有何悬念?可谁也没料到,比试当天,浚束却错算一招,满盘皆输……

从冗长的回忆中回神,玉帝咳嗽声:“浚束可是嫌弃仙桃有些酸,这……”

不等玉帝说罢,浚束已俯首又道:“浚束不敢。蟠桃乃日月之精华所凝结,更是娘娘亲手种植之物,自是珍贵无比。浚束不愿接纳,是因为受之有愧。”

玉帝默了默,不知浚束心里装的什么葫芦,踌躇番才问:“何以解?”

浚束道:“小仙自入天宫,颇得玉帝和王母娘娘的赏识,做得九洲统领御使,虽时有差错玉帝与娘娘也未曾责罚。近日凡界平乐镇土地神罗阳小仙因年事已高,已告老还乡。浚束未能未雨绸缪,一时之间竟找不到仙僚交接平乐镇,实乃失职,如此又叫浚束怎敢接受娘娘的蟠桃?”

语毕,大殿之上静默一片。浚束言之凿凿,语气虽是谦卑至极,脸上傲倨之情却毫不掩饰。玉帝端坐殿前,暗地里,牙根却已暗暗发痒。浚束小儿这是在报复啊报复!

原来玉帝还道浚束逆来顺受,四百年来早已随遇而安。可现在这个状况哪里是!他分明就是按兵不动,故意等着今天要出自己糗啊!平乐镇是老大难问题了,因为清贫一再被众仙嫌弃,土地神是换了又换,好不安生。这事玉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看不见,一点出手相助的意思都没有。

是以浚束一怒之下,竟故意挑在蟠桃盛会这样众仙云集的日子,把烫手山芋冠冕堂皇地丢给玉帝大人了。

浚束小儿,你好狠!

玉帝面有难色,清了清声道:“浚束啊,这事下来再——”

“请玉帝和王母娘娘降罪!”浚束铿锵有力,直接驳回了玉帝大人“日后再议”的想法。

一时间,玉帝噤若寒蝉。众仙也都不说话,只隔岸观火——看大戏。

玉帝抹了把冷汗,正思忖着怎么下台,倒是王母解了围。王母道:“浚束凤君向来谨慎小心,此次事情也不能全怪你。我和玉帝明白你急于解决问题的心情,只是这一时半会儿,又哪里去找合适的土地神?下来……”

王母这句“下来再说罢”还未出口,本安静的大殿却霎时传来清脆的女声:“怎么没有?”

王母话被打断,稍一迟疑再抬头,莽撞的桑芷公主已经大咧咧地凑到了殿前,头上腰上的金玲因跑动而发出悦耳的叮铃声,咯咯笑道:“姨母,要找个土地神还不容易吗?”

王母心底焦急侄女捣乱,面上却依旧端着笑:“芷儿,切莫胡言,速速下去罢。”

眼神示意,王母身边的几个贴身婢子早已悄然来到桑芷身边,簇拥着就要拉桑芷下去。桑芷情急,一步三回头,终于喊出声来:“姨母,我没有胡言!桑芷愿意去做平乐镇的土地神。”

“芷儿!”话音一落,坐在一旁的画裳公主拍案而起,瞪目喝道:“你胡言乱语些什么?你可知……”画裳公主兜着话,眸光流转凝视不远处的浚束,既想提醒宝贝女儿那个平乐镇的土地神不是什么好差事,又怕当着浚束的面把这话挑明,彼此难堪。

谁料自己还在辗转间,桑芷已摇头道:“母后,我知道。那平乐镇又穷又苦,土地神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只是桑芷自幼长在青丘国,受尽父王母后的宠爱,从不知人间疾苦,前些日子的历劫却终于让芷儿大彻大悟。”

桑芷深呼口气,放缓语速移步:“要想学好法术,炼好修为岂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凡人亦道:不得一番寒彻骨,哪的梅花扑鼻香?桑芷以前不懂事,让父王母后,还有姨父姨母***不少心,可现在我已下定决心——”

顿了顿,桑芷甫一回身直面玉帝王母,即目光清澈地跪下来:“姨父姨母,桑芷自知资历尚浅,担不起土地神的大任。但请两位看在桑芷的拳拳诚心下,答应桑芷,我一定尽力做好土地神,为凡间百姓带去福祉。”

于此,终重重地磕了个响头。

不远处,浚束面色如常,却掩不住眼角那么一点点狡黠的余光。

——我是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的分割线——

瑶池,王母正修剪着君子兰,见女官蔓儿去而复返,屏退左右这才沉声:“如何?”

蔓儿扶着王母坐下,用只有两人能听得见的音量道:“昨晚桑芷公主的确去过清梧宫。另外听清梧宫的宫婢说,昨天还看见浚束凤君身边的小仙童四处求别人教他做烤鸡腿,可奇的是,浚束凤君从不食荤腥。”

听了这话,王母眨眨眼,嘴角了然地扯出一丝笑来:“凡间常言,小气如睚眦,却不知,我们天宫还有个比睚眦记仇千倍百倍的小凤凰。”

蔓儿俯首,“娘娘以为……”

王母呷了口茶,幽然道:“你可还记得,四百年前,睚眦和浚束在蟠桃大会上的那场比试?呵,众仙皆以为,睚眦败定了,谁料半路杀出了个……小狐狸。”

蔓儿怔了怔,明了王母的意思,诧异道:“娘娘的意思是……浚束凤君一直记着当年的仇,所以今天才设计诱桑芷公主去做土地神,可当时桑芷小公主年幼——”

王母笑意更深,“人算不如天算啊。当年浚束恃傲成性,众仙皆言他与失了修为的睚眦比试,胜之不武,他却全然不顾,只为摆脱凡间御使一职,却不成想被我那侄女摆上一道,成为笑柄。今时今日,我们这边筹谋计划着,步步为营,眼见事儿到了跟前,却突被小凤凰摆上一道。”

蔓儿眨眼:“娘娘说得对,可蔓儿一事不明。刚才在大殿之上,玉帝应允桑芷公主去做土地神,娘娘为何不阻?如此公主去了平乐镇,我们原本的计划……”

闻言,王母摆了手,示意蔓儿噤声,“人算不如天算,就由着去吧。或许,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

谁又能料得到,这一步之差,是祸是福?抑或,浚束阴差阳措,能救桑芷一命也未可知。念及此,王母叹口凉气道:“把这君子兰送去给芷儿吧,就说……是姨母在她上任前的一点心意。”

“是。”

本站内容为原创文章,禁止转载,如有转载请标明出处http://az99.com.cn/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